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国师今天去哪儿 > 第一百零八章 出行(七)

第一百零八章 出行(七)(1 / 1)

推荐阅读:

河岸边,也有许多黑影按着萧元的指使,往下坠的国师那边冲过去,仿佛真的是为了国师的一句“谁先抓到我就跟谁走”。

但是国师在空中眼里就只有沈长昀一个人,只看着他向自己伸来的手,笑的肆意,仿若是三月春光漫山遍野的无尽芳华一般,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下坠的少女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在一瞬间抓住了那只修长好看的手,然后把沈长昀往自己的身后一拉,两人在换位的一瞬间,少女的唇瓣几乎是贴着沈长昀的耳朵,“记得你答应我的,要带我离开啊。”

这一刻,所有人都没有预想到娇弱的国师会爆发出那么大的力量,直接将另一个人往自己的身后拉,自己迎上了那集中于一处的大量飞箭。

站在上面的萧元见了,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也准备纵身跳下去救人,但是得知了白马寺出事急急忙忙赶来的袁天阳看见先帝托付的命根子往下跳,那眼皮是一个劲的在跳,所以说,国师就是个祸水!

他急忙让袁地阴将人拦了下来,然后认命的自己跳了下去,准备出手,挡了那些飞箭。

而国师看见了这场戏最后的一个角色终于来了,也不伪装了,唇边勾起了笑,一手抓着沈长昀的手腕,一手飞快的在空中结印。

耳朵灌风,但是沈长昀还是听见了国师口中念的东西,听起来根本就不是中原话,也不是那些蛮夷之语,要说想像什么,他又想起了国师在祭祀的时候那种感觉,现在听着国师念,才发觉,这两者竟然是如此的相配,这明明就是一整套的!

或许说出来不怎么科学,但是这确实是超乎了科学,一道白光顺着国师划过的轨迹逐渐变大,夹杂了非人的能力向天幕冲去,拦下了箭雨,也拦下了跳下来的人。

天地之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有茉莉花的花瓣闻风而来却又因风而止,国师的面前显出了一幅八卦图,裹挟着秋风将所有的东西都往四面八方涌去,最后化为虚无。

国师的手指划下了最后一道符,随手一翻,又一道白光向河岸边冲来的人打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黑一白两人的身影,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河里,溅起了高高的水花,遮挡了一切的踪迹。

留在了上面的萧元动怒了,一脚踢开了拦在自己面前的暗卫,不顾一边被逼退的袁天阳脸拉得有多长,直接用轻功下去,“所有人听令,必须把国师找到,其他人等格杀勿论!”

没想到国师自己的会亲自动手的袁天阳给了袁地阴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带人离开。

袁天阳站在了原地看着萧元没入河中,不多一会,河中又是白光闪现,就知道萧元失败了。

他早就看出来了,国师想走,又有谁能够拦得住,她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生死放在眼里,不过是因为这盛京之中还有一个了尘,一个萧宣慈罢了。

他这主子用错情了,皇家哪容许那么多儿女长情,且不说贼人趁机而入,就是国师那执拗的性子,身为先帝一手培养出来的萧元第一个就不可能了。

他转身吩咐,“把主子带回去。”

身为国师的护卫,却一直没有出现的卫十一等人静静的站在了袁天阳的身后,面无表情称是,他们是国师的影卫,也是天罡楼的人。

而在某一个禅房,刚刚看着国师掉下去心里面一紧张不小心捏碎了佛珠的了尘看着窗外的明月,最终无奈的笑了笑,“是个值得让人托付的……”

僧人一身白袍,施施然的从禅房离开,有如谪仙一般消失在了禅房里面。

——

当天夜里,天罡楼一众人在盛京内搜寻国师未果,袁天阳没有管萧元,进宫后就让皇帝暗自发了海捕令,捉拿一豆蔻少女,具体模样却是无人知晓,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正有好几股势力蠢蠢欲动。

而袁地阴从神色冷淡的了尘手中领走沉睡的萧宣慈后,自觉不对的袁天阳并不放心,又吩咐人搜查了整个国师府,最后让卫十一亲自去请天罡楼的唯一一个翡翠牌的月迎,来暂时运行占星殿的星轨图。

国师死了也没有关系,但是萧氏王朝不能够断了这条通天的路。

月迎是前任国师唯一的弟子,在这方面自然有着令人信服的天赋,当初国师还没有继任的时候,月迎就已经被请进了天罡楼领了独一份出来的翡翠牌,后来月迟死了后,这人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天罡楼。

还留在了国师府的卫十一等人有萧元护着,袁天阳也不会那他们怎么样,所以这一次便负责来接月迎。

卫十一是国师身边最出色的影卫,站在头一个位子,对着从天罡楼里面出来的玄服男子行礼,“月迎大人,在下卫十一,来接大人进国师府。”

那男子眉眼秀气,鼻梁高挺,白皙的皮肤一如那上好的羊脂玉,一头乌发也如丝绸锦缎一般光华潋滟,额头上面还有一条一指宽的白色抹额,活像是披麻戴孝的,眼中倒映的光芒倒是给这像仙人一般的男子平添了些烟火气。

卫十二和卫十三瞄了一眼月迎,听国师说,那月迎额头上的抹额还真的是用来披麻戴孝的,按着国师的话,就是这人做多了亏心事,想借此来找点安慰罢了。

至于亏心事……整个天罡楼都知道,这月迎亲手将自己师父的罪证送到了皇帝面前,又是这月迎亲手送了养大自己的师父一碗毒酒。

国师也说这人心狠,但是月迎却是眉目慈和的一个人,他嘴角还带了些笑,远远的看上去还看不出来,“听说国师终于受不了萧家的禁锢,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卫十一等人,“……”

在天罡楼留守的人,“……”

不愧是差点当了国师的人,嘴都是那么的毒,瞧着语气,直接把国师说成了不堪夫家折磨,半路和别人私奔。

不过,知情者竟然还都觉得这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题外话------

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更新

T3T

最新小说: 带着虎符当太子 宋医 换世重生只为你 穿越大唐:我的开局不一样 搞化学的不能惹 三国之玺传天下 反派夫君靠我续命 蜀臣 重生农门小福妻 汉祚长延